五分赛车

您的位置 : 爱彩五分赛车 > 小说库 > 言情 > 皇叔强宠:一品邪妃太妖娆

更新时间:2019-03-26 10:10:05

皇叔强宠:一品邪妃太妖娆 已完结

皇叔强宠:一品邪妃太妖娆

来源:连城书盟作者:落落叶儿分类:言情主角:李初喜南离尘

主角叫李初喜南离尘的小说是《皇叔强宠:一品邪妃太妖娆》,它的作者是落落叶儿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继母小三上位,害死嫡母!庶妹恶毒,却假装白莲花小可怜!恶心透顶!这一世,且看她慢慢布局、步步借势,将她们打入十八层地狱!等等!皇叔你爬我秀床作甚,这一世我已决定断情绝爱……卧槽,你轻点!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  第二日一早,李初喜便被华远的声音吵醒:“四小姐四小姐!您快起来呀!大消息!”

  李初喜迷迷糊糊睁开眼,尚未来得及说话,就听到了瑾七小声的训斥:“小姐在睡着呢!你嚷嚷什么!”

  “我高兴嘛,小姐以后可是少了个看着碍眼堵心的人了!”华远的声音中是止不住的兴奋。

  “怎么了?“李初喜心下疑惑。

  “回小姐,五小姐不见啦!“华远来了劲,”今天早上大夫去为五小姐换药,谁知竟发现五小姐不见了!”

  不见了?李初喜有些诧异地看了华远一眼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瑾七接话道:“具体奴婢也不知道,只是听沉馨院的慧儿说,五小姐身边的名儿也跟着不见了,房中的首饰也都不见了,却没有被翻过的痕迹,是五小姐自己带走的。她是自己逃走的。”

  自己逃走了?上一世李秋萱可没有这一出。李初喜有些怀疑,李秋萱又在打什么鬼主意?只是她把盘缠都带上了,似乎大有不再回来的架势。

  “哎呀小姐,五小姐不在了岂不是正好,省的总是给您添堵!”华远喜道。

  李初喜却并不这么认为,她上一世的大仇尚未来得及报,怎么能就这样由着李秋萱逃走了?曦儿不能白死!

  李初喜沉声对瑾七和华远道:“侯爷可有派人去寻?”

  瑾七点头:“侯爷和陈姨娘都很着急,已经派了人去寻了。”

  李初喜眼中闪过一丝精芒:“你也悄悄地派些人去寻,若是找到了……”她不动声色地看了瑾七一眼。

  瑾七会意:“是,小姐。若是找到了,奴婢立刻将人带回来给小姐。”

  李初喜满意地点点头:“下去吧。”

  然而清国候府明里暗里派出去了许多帮人,却一直没有找到李秋萱,她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。

  李初喜在这段时间里彻底巩固了自己在清国候府的地位,莫氏和清国候愈发的喜欢她,陈秀锦虽然恨她入骨,却早已形同失宠,并没有任何的能力与李初喜对抗。她就这样一步一步地,成为了平城内最为瞩目的清国候府四小姐。

  南离尘跟随李墨凡时常来侯府做客,与李初喜也渐渐地熟络了起来,二人之间似乎有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蔓延。

  却说李秋萱逃离了清国候府以后,脸上的伤势恶化,眼前一黑,竟然要昏倒在路旁。

  她眼尖地瞧见有几个人正经过,伸手便抓住了其中一人的衣角,口中喃喃道:“救救我……救救我……”

  她的面容被面纱遮住,一双眼睛却是透露出对生命的渴望和不愿屈服的倔强,对李初喜的恨意让她异常地想要好好地活下去。

  被她抓住的那人一怔,李秋萱却再也支撑不下去,晕了过去。

  李秋萱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躺在床上,脸上包满了纱布。

  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走了,冷声道:“你脸上的伤势太重了,我已经让我身边的人给你尽力救治了,只是难以恢复以前的容貌,你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  李秋萱怔住,这是她已经毁容了的意思?她的心里猛地一沉:“我……”

  那男子仿佛看懂了她的担忧:“你不必担心,我的随从技艺高超,给了你另外一张脸,绝对不会比以前的差。你可满意?”

  李秋萱松了口气,这比起毁容来,可是个再好不过的结局了。

  她突然开始好奇起这个男人的身份来,时间能为人重塑面容的人不过两个,一个是承安帝身边的亲信李子倦,另外一个,便是青丘国国王的近侍,川西晋。

  李子倦正好好地在宫里呆着,自然不可能会出宫来,那么……

  李秋萱心中一动,若是眼前这男人是青丘王,那么她也许可以依附青丘王,来完成自己的愿望。

  她并不点破自己猜到了青丘王的身份,只是愈发的讨好起青丘王来。

  待到她的脸好全了那日,她亲眼看见青丘王看到她的时候脸上一喜,而身边的侍从皆是一副怪异的表情。

  她有些惊意,以为自己的脸有什么不对,走至镜子前一照,却是一张风华绝代的绝美脸颊,尤胜过当日的自己。

  她并未在意,只道是那些人见到她的姿容感叹罢了。

  青丘王语气变成了从未有过的温柔:“如今你好全了,我便告诉你我的身份,带你回去。这些日子你对我百般回报,我果真是没有救错你。”

  李秋萱道:“你救了我,我知你是好人,不与你回报,我良心难安。”

  一番话说的青丘王笑意愈发灿烂。半晌,他正色道:“我是青丘国国王,本是来处理一些事情。如今事情处理好了,我要回国,准备带上你,你可愿意?”

  他虽在询问李秋萱,话语中却是不容置疑的笃定。

  李秋萱作出很是惊讶的样子,怯怯拜倒在地:“是我愚昧,竟然没有认出您,还望王上责罚!”

  她抬起泪眼向青丘王看去,自责的模样令青丘王猛地一怔,是她吗……仿佛又不是。她从来不会对着他哭啊……他痴痴地看着,上前执起李秋萱的手:“萱妃,跟朕回去,朕封你为萱妃。”

  李秋萱猛地瞪大了眼睛,她隐隐觉得哪里有些不对,这似乎也太快了一些。

  她看向边上的下人,皆是一副眼观鼻,鼻观心的模样,神色却仍旧是有些怪异。

  她似乎猜到了其中有些隐情。联想到青丘王看着自己的脸,那痴痴的模样,李秋萱心中一凛。

  青丘王的决定,怕是跟自己的容貌脱离不了关系。

  然而这样的结果,对她来说,毕竟是好的。她从善如流地跪倒在地,高声道:“臣妾此生定当追随王上!”

  青丘王眼中似是有着一缕莫名的忧伤,却开怀大笑:“好!好!”

  却说清国候府那边,李秋萱不在的日子里,不紧不慢地过了半年,李初喜却突然接到了宫里的旨意。

  皇帝下旨,要大名鼎鼎的清国候府四小姐李初喜入宫陪伴异国贵宾,道是贵宾就闻李四小姐的盛名,点名了要见她。

  不知为何,李初喜心中总有些隐隐的不安。

  南离尘正好在清国候府,他看出了李初喜心中略略的不安,上前一步,尽量放缓声音安慰道:“没事,我陪你一道入宫。”

  他本不是善于安慰人的冷性子,如今说的生硬,让李初喜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:“多谢王爷。”

  有南离尘在,她感到心安。

  入宫的日子很快就到了,李初喜坐上了宫里来接她的轿子,心中的不安却挥散不去。事出反常必有妖,上一世的经历让她不得不多长了心眼。幸好有南离尘在,李初喜心中好歹安定了些许。

  她跟随着前来迎她的小宫女一步一步走到了大殿,正欲跪下行礼,却突然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女人,她丹蔻似血,眉目娇艳,似一朵盛放的罂粟花,正挑眉看着她意味深长地笑着。

  李初喜心中微愣,这个女人总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,然而事实上她并没有见过这个妖艳美丽的女人。

  “平身。”承安帝的心情非常好,青丘王已经向他表示,愿意与淮国和平共处,十年内不再开展,并且每年进贡。这对于以往战火交锋的两国来说,实在是个很大的好消息。

  “皇上,大名鼎鼎的清国候四小姐可真是名不虚传呢,当真是个沉鱼落雁的美人儿。”那个女人的声音娇媚地响起,李初喜却浑身一震,这是李秋萱的声音!她至死都忘不掉的声音!

  李初喜猛地抬头,死死地看着那个女人。她的一颦一笑,一举一动,无疑就是李秋萱!

  她的眉眼中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浮躁和骄横,只剩下了猜不透的深不见底。

  “还不谢谢萱妃娘娘的赞赏?”承安帝笑着对李初喜道。

  萱妃?萱妃!李秋萱竟然成了青丘国的萱妃!李初喜丝毫不怀疑眼前的就是李秋萱,她的声音,李初喜至死都深深地记着。

  只是,她究竟是怎样换了容貌,成了青丘国的萱妃?

  李秋萱满意地将李初喜的惊异神色尽收眼底,笑得愈发娇艳:“若是真想谢我,不如皇上让四小姐在宫中陪伴我几日如何?”

  “朕就允了你!”承安帝为着停战后的太平盛世着实是高兴的,对李秋萱的要求便一口应下。

  “四小姐怎么看起来像是不大愿意的样子?”李秋萱朱唇轻启,悠悠道。

  南离尘笑着接道:“四小姐被萱妃娘娘您点名优待,实在是过于激动,以至于没有回过神来。四小姐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李初喜瞳孔一缩,她知道南离尘这是在替她解围。

  若是被李秋萱抓住了把柄,告自己一个不敬他国贵宾的罪名,她这条命可是要不明不白地搭进去了。

  李秋萱,我岂会如你所愿!

  李初喜不动声色地将眼底的惊讶压下去,转眼间便换上一副诚惶诚恐的小女儿面孔。她战战兢兢地拜倒在地上,怯怯道:“民女初次见到异国贵宾,萱妃娘娘绝代芳华,让民女一时之间竟看得入了神。望陛下和娘娘恕罪!”

  她这番话说的得体,饶是李秋萱,也是无法再多说什么。

  南离尘在心里暗暗地松了口气。

猜你喜欢

  1. 古代小说
  2. 都市小说
  3. 穿越小说
  4. 言情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